舉報賭場後,治安大隊長“約他見面”
  合肥的老嚴(化名)意外地知曉一個賭博窩點的內幕後,為了舉報它,專門買了一張新手機卡。16日深夜,老嚴撥打了報警電話,警方前往查處。可第二日晚上,老嚴卻意外接到了一個“蹊蹺”電話,對方自稱是“長豐縣治安大隊王大隊長”,要約老嚴單獨見面,而事後老嚴獲知長豐縣治安大隊大隊長並不姓王。而這距離他購買新手機卡還不到24小時,之前他只撥打過兩個報警電話。到底是誰泄露了他的電話號碼?目前警方正在追查。
  新手機號接到陌生來電
  12月19日,記者見到了老嚴。“這事情太蹊蹺了,本想做個好事,沒想到惹了這麼大的麻煩。”老嚴說道。
  老嚴最近計划著到外地休息休息,12月15日,他的一個老朋友神秘地告訴他,可以帶他到一個“爽地方”瀟灑瀟灑。“當時老朋友告訴我,這個地方要靠熟人帶著才能進去,一般人是不可能進去的。”老嚴說,老朋友說得太誘惑人了,他控制不住好奇心,於是在當天夜晚,和老朋友一起趕往了長豐雙鳳工業園。兩人來到阜陽北路邊一個製造活動板房的廠里,一個兩百多平方的簡易工棚佇立在夜幕之下。當老朋友敲開了工棚門時,老嚴驚獃了:“裡面有一兩百號人,都在賭錢,現場亂麻麻的。”老嚴來到賭場里,維持場子的人告訴他,賭場玩得很大,如果沒錢,可以在賭場借。借一萬每天付300元的利息。“賭場一天都‘進出’幾十萬,而且還放高利貸,真把我嚇壞了。”老嚴說,看著很多人一夜就輸得精光,他暗暗決心舉報這個賭場。於是,第二天,他回到家之後,特意買了一個新手機卡。
  12月16日晚11時許,老嚴再次來到賭場附近,他用新手機卡撥打了110舉報電話。110接線員問清了賭場地點後,轉給了長豐縣110。過了一個多小時,“雙墩派出所的民警給我打電話,說是要去查這個賭場,我就把地址告訴了他們。”老嚴掏出手機,指著上面的一個尾號是‘110’的固定號碼說道,“過了一個多小時,派出所給我反饋說,他們已經把賭場驅散了。”
  原想事情告一段落,哪知在12月17日晚,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突然撥打了老嚴的手機新號碼。“我這個手機新卡號碼不會有人知道啊。”老嚴嘀咕著接了手機,手機那頭,一個自稱是長豐縣治安大隊大隊長的王姓人員,約老嚴在賭場附近見個面。
  “治安大隊長”白天睡覺
  “這個‘治安大隊長’撥通了我的手機,他聲音相當粗暴,一再質問我是不是舉報賭場的人。”老嚴說,“我一聽,發現這個聲音好熟啊,就是賭場裡面的某個人。18號晚上,這個‘大隊長’又給我打電話,一定要見我。”老嚴一再重覆,“大隊長”的聲音太“惡狠狠”了。
  12月19日下午,當著記者的面,老嚴再次撥通了“治安大隊長”的電話。在電話那頭,治安大隊長的聲音充滿了睡意,面對老嚴的求證,他不耐煩地說,自己就是長豐縣治安大隊大隊長,他姓王。
  “王大隊長”一再跟老嚴強調,他白天要睡覺,下午時分就跟老嚴單獨會面。王大隊長”說,他要讓老嚴帶“著去查賭場,要重獎老嚴。“王大隊長”強調,賭徒抓得越多,獎勵就會越多。
  治安大隊長並不姓王
  12月19日傍晚,記者來到長豐縣公安局治安大隊。意外地發現,治安大隊大隊長並不姓王,而是姓劉。“我們大隊里根本沒有姓王的大隊長,分管的領導姓李。”劉大隊長介紹說。
  於是,記者將情況反饋給了劉大隊長,他隨即調查了治安大隊所有成員,沒有一個人給老嚴打過電話。“這個(撥打老嚴新卡的)手機號肯定不是治安大隊民警的,也肯定不是我的。”劉大隊長說道。
  當著治安大隊眾多警員的面,記者用老嚴的新手機卡撥打了“王大隊長”的手機。在電話那頭,王大隊長”“仍然堅稱自己是治安大隊大隊長,並說自己還在睡覺。“你的聲音怎麼變了?”“王大隊長”在和記者聊天時,一再追問。掛斷電話之後,“王大隊長”特意追打了兩次電話。
  “上班的時間點,哪有警員還在睡覺的?”劉大隊長說道。撥打(老嚴)這“個(新卡)號碼的,肯定不是治安大隊民警。”劉大隊介紹,據他判斷,這個“王大隊長”極有可能是跟賭場有關的人。劉大隊長告訴記者,舉報人千萬不能和這個假治安大隊大隊長見面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。
  老嚴買了新卡舉報,就撥打過兩個舉報電話,可還沒到24小時,該卡手機號碼莫名其妙就到了別人手上。這個號碼為啥會泄露?劉大隊長表示,這個情況他也不清楚,這一定要認真追查。
  本報記者攝影報道離此不遠,就是老嚴舉報的賭博窩點。
  這個陌生號碼給老嚴打了好幾個電話。
創作者介紹

門徒

kb40kbar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